欢迎来到网信购彩!

68年毛主席接见干部战士, 看到李讷在接见之列, 问: 李讷是哪级官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当前位置:网信购彩 > 新闻资讯 >
68年毛主席接见干部战士, 看到李讷在接见之列, 问: 李讷是哪级官
浏览:56 发布日期:2022-08-11

原作者史论

毛泽东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儿的名字,都来自《论语·里仁》中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这句话。

毛泽东希望李敏和李讷这两个女儿在长大之后能少说空话, 多做实事,什么时候都要谦虚谨慎, 夹着尾巴做人。

一、

李讷1940 年出生于延安。她出生时,毛泽东已经47 岁了。老来得女的毛泽东,对这个小女儿格外疼爱,不忍心把李纳送进保育院,所以李讷也是家中唯一在父亲身边度过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的孩子。

童年时的李讷,经常在晚饭后,被父亲拉着手跟去散步。

散步的时候,毛泽东经常教她念诗,李讷很清楚地记得,在一个春日的傍晚,细雨初停,爸爸抱着她散步,一边走一边教她背“细雨鱼儿出, 微风燕子斜"这首古诗。

毛泽东一边教一边指着天空说:“天上下小雨了,鱼儿都出来了,这就是细雨鱼儿出。然后风刮过来了,燕子在飞,就是微风燕子斜。懂了没有?”

李讷曾经深情地回忆说:“和爸爸散步时,我喜欢拉着他的手。刚开始我的手很小,只能拉着他的一个手指头。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手也长大了,可以拉着爸爸的两个手指头,再后来又可以拉着爸爸的整个手了。父亲大手温暖极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是多么幸福啊!”

毛泽东虽然对李讷疼爱有加,但却一再告诫她不要自以为是,更不要搞特殊。自从1953年考入北京师大女附中后,李讷都是自己一个人骑车上学,毛泽东从来没有派人跟随接送过。

同学们也没人知道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性格沉稳、不爱说笑的普通同学。

据李讷的老师孙岩回忆,李讷在师大女附中读书时,她的文史成绩非常好,全班没有一位同学可以和她相比。

是没人能比的。孙岩认为,可能这和她有一个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造诣极深的父亲有很大的关系。

李讷在师大女附中读书期间,有时会突然拿出一首诗词或者一篇古文,让老师看着她背诵。最初老师莫名其妙,她说是我爸爸让老师监督我背的。

于是,老师便看着书,听李讷背。据说,毛泽东曾给李讷圈了很多古诗词,李讷经过苦读,基本都能够背诵出来。

"读罢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亦会吟。"久而久之,李讷打下了非常坚实的文史底子。老师们都说李讷的作文很有深度,不太像是一个高中生以写出来的。

对于李讷的学习,毛泽东也很关心,经常利用晚上的空闲时间找李讷聊天。

聊天时,毛泽东喜欢信手拈来各种诗词典故,而受父亲熏陶已久的李讷,聊起这类话题更是如鱼得水,父女两经常一聊便到了半夜。

有时毛泽东发现女儿聊着聊着居然睡着了,一看墙上的钟都已经凌晨两三点了,这才感到"大事不好",连忙催李讷赶快睡觉。

二、

毛泽东喜欢游泳, 尤爱到大江大河里去游泳。“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这是毛泽东的个性,也是毛泽东的胸怀和气魄。

李讷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一起游泳。 但在游泳的时候, 毛泽东对女儿有一个特别的规定:不准用救生圈。

从小就爱游泳的毛泽东, 把游泳当做锻炼意志的好方法, 教育子女要像他一 样 勇 敢 地 面 对 自 然 和 人 生 的 风浪,不怕困苦,自信自强。

在李讷读中学期间,她对一件事一直记忆犹新。

那年,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托人把一些牛奶和面包送到中南海的食堂,说是用来给毛泽东的孩子们改善伙食的。

食堂的大师傅就给孩子们煮了牛奶,还配上了面包和黄油,孩子们则美滋滋地把这些东西吃了个一干二净。毕竟平时,他们的早饭都是简单的稀饭、咸菜、馒头片。

这件事情被毛泽东知道后,马上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对孩子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李敏毕竟要大点,对父亲的这种批评还能够接受;而最受毛泽东疼爱的李讷感觉特别委屈,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但爸爸却没有因她掉眼泪而表露出心疼,还是狠狠地批评了她。

对于别的国家元首送来的礼品,毛泽东处置起来一向f既有原则又有分寸:凡属贵重礼品一律归公,对于没法保存的土特产,是水果就送幼儿园,是几包茶叶就送身边工作人员,这些东西从未落到过自己家孩子的手中,甚至不让孩子们看到。

三、

1959年夏季,李讷即将高中毕业。对于未来的打算,她想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在文学上有所发展。所以她和父亲聊过很多次,想听听父亲的想法。

毛泽东很希望让女儿当名教师。也许是年轻时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所以即使成了党和国家的领袖,但毛泽东对教师这份职业一直情有独钟。

但毛泽东是位开明的父亲,从不逼孩子在职业的选择上必须遵从他的意旨,所以他对李讷说,他的意见仅供参考。

但是李讷的母亲,却想让李讷攻读船舶制造专业。这显然和李讷的志趣相距甚远。为些李讷和母亲没少发生争吵,但李讷的性格外柔内刚,很像父亲毛泽东,所以她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见李讷如此倔强,她的母亲便想请学校方面帮助做工作。李讷的老师普遍认为:"文史才是李讷的专长,她的古典文学和历史的水平,超出了她的同学一大截。她比较内向,适合从事写作和研究工作。

就算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只需向他父亲请教,就一切迎刃而解。"

李讷的班主任孙岩老师更是直言不诲地说:"李讷的文史基础厚实,就算不学文学,学历史专业也很合适。

主席已经有一个女儿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我认为她和姐姐不必都凑在一个学校里。我主张上北京大学,北京大学的历史系相当好,有那么多著名的教授。"

就这样,李讷如愿以偿,进了北京大学历史系。

四、

上大学后,李讷过着和其他同学同样的生活,住学校,吃食堂,每周六下课才回家。

有一次,李讷离校晚,卫士李银桥担心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便瞒着毛泽东派车去接李讷。

毛泽东得知此事后,狠狠地批评了李银桥。李银桥委屈地说∶"我是怕不安全。"

听李银桥这么说,毛泽东的火更大了:"别人的孩子能自己回家,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行?不许用车接,说过就要照办,让她们自己骑车子回来!"

知女莫如父,毛泽东知道李讷的身上,没有一些干部子女一样的骄、娇二气。特别是当她在北大学习了《庄子·秋水篇》之后,给父亲写信表示自己应该从根本上要彻底和同学打成一片,毛泽东深为高兴。

1963年1月4日,毛泽东给李讷亲笔写了一封回信∶“李讷娃:接了你的信。喜慰无极。你认真想事,争上游、鼓干劲,主动权就到了你的手里,这是大学比中学的好处。

中学也有两种人,有社会经验的孩子;有娇生惯养的所谓干部子弟,现在你读了秋水篇,好,你不会再做河伯了,为你祝贺!”

在这封信中,毛泽东还希望李讷少说空话,多做实事,不能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有特殊化的想法,必须谦虚谨慎,夹着尾巴做人。

因为他相信,干部子女学会自己管理自己,培养自主自理能力,是增长社会能力的必要途径。

1960 年,全国出现大范围的自然灾害,再加上要还苏联的债务,新生的共和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

毛泽东带头减少了自己的粮食定量, 爱吃红烧肉的他,很长时间不再吃 肉,也不吃鸡蛋。

对于女儿李讷,毛泽东也让她像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一样在学校吃大食堂。 但只要李讷放假回家,毛泽东还是让厨房千方百计弄点好吃的给女儿打打牙祭。

由于在学校吃不饱,李讷每次回家都要狼吞虎咽一顿。毛泽东从不和女儿说自己平时吃什么,只是尽量省下自己的口粮,让女儿吃饱, 这也是毛泽东作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一片爱。

1965 年夏, 李讷毕业分配到《解放军报》当编辑,穿上了她向往已久的军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化名“萧力”(小李的谐音)担任了《解放军报》和毛泽东之间的联络员, 负责向毛泽东反映军队建设中的一些情况。

1967年10月,毛泽东喊来李讷,让她陪伴自己游览香山。

走在香山的小路上,毛主席看到漫山遍野的红枫叶,想起孩子们小的时候,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如今孩子们长大了,却一个个都离开了自己,于是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李讷的手,感慨道:“你们都长大了,都离开我了......”

李讷从爸爸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伤感,她知道爸爸年纪大了,需要儿女的陪伴,于是笑着对爸 爸撒娇说:“我什么时候 也不离开爸爸,一直陪在爸爸身边,好吗?”

听到李讷的话,毛主席虽然很高兴,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笑着说:“那怎么可能么?爸爸也不能太自私!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到大风大浪中去接受考验和锻炼,要经历风雨、见世面......”

从那以后,李讷便尽量抽时间回来陪陪爸爸,和爸爸聊自己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一些事情,唯独没有告诉爸爸,在报社工作一年多之后,自己凭着努力,已经进入了《解放军报》的领导层,当上了《解放军报》的总编辑了!

五、

1968年的一天,毛主席接见了一批赴越南抗美援越的军事干部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李讷也在被接见的人群之中。

毛主席连忙挥手示意汪东兴过来,问道:“李讷是什么干部?也来参加接见?” 汪东兴汇报道:“主席,李讷是解放军报社的负责人之一。”

得知女儿当上了《解放军报》的总编辑,毛泽东不但不开心,反而皱起了眉头。

接见结束后,毛主席对汪东兴说:“一个小女孩没有经过锻炼,没有领导实践的经验,负那么大责任,当那么大官,犯了错误谁来承担嘛?让她去基层锻炼几年再看看嘛!高干子女,不要靠老子的关系搞特权!”

不久后,李讷便离开了解放军报社,被安排到江西省瑞金县沙洲坝大队上坝生产队劳动锻炼。

1971 年 9 月初,在江西瑞金沙洲坝大队劳动的李讷,喜欢上了一位姓徐的普通服务员。她给爸爸写了一封家信,想让父亲同意自己和小徐的婚事。

半个月后,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交给了办公室秘书路来谦一个任务:代表毛泽东去江西出席李讷的结婚典礼。

汪东兴还特意交给路来谦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白包袱和一封信,说包袱里,是主席送给李讷的新婚礼物。

路来谦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包袱是长方形的,外边用草绿色军用背带捆着,心想主席送女儿的“嫁妆”一定很贵重,自己一定要把这个礼物安全送到李讷的手上。

当路来谦扛着包袱风尘朴朴地来到位于江西的中办“五七”干校时,李讷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她向路来谦致谢后,先是拆开父亲的来信,全神贯注地看完,脸上绽放出了笑容。接着,她又开始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大包袱。

路来谦很是好奇,包袱里到底是什么?可当李讷打开包袱后,路来谦万万没想到,毛主席为女儿陪送的“嫁妆”,竟然是一套 39 卷本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毛主席的用意再明显不过,是想让李讷生下的后代也好好学习马列主义,成为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

李讷的婚礼是在“五七”干校一所普通的宿舍里举行的。结婚仪式很简朴,出席仪式的连路来谦在内总共只有十几个人。

洞房也只是两间普普通通的平房,里间是一张由两张单人床拼起来的双人床,床上铺着薄薄的床垫和棉布床单,外间放着一张桌子、两张椅子等家具,整个新房里连个“喜”字也未贴。

看到主席的女儿这么平凡而又俭朴的婚礼,路来谦感叹不已。

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李讷和小徐的婚姻并没有一直走下去。当毛泽东得知李讷的婚姻破裂后,曾痛心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哎,讷娃的婚事太草率了!”

六、

1985 年,在李银桥的介绍下,李讷与昆明军区某军分区参谋长王景清结婚, 从此有了一个可靠的伴侣, 过上了平平常常又和和美美的日子。

结婚后不久,李讷同丈夫王景清来到韶山毛主席故居。李讷是想告诉已逝的父亲:“爸爸,我又找到了幸福了!”

李讷的丈夫王景清,是陕西榆林人,1940年仅11岁就参加八路军,曾经做过毛泽东的卫士。

和李讷结婚后,王景清与李讷的感情一直很好,两人的儿子目前也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目前在北京工作,每月挣的工资也并不很高。

以李讷的身份,只要她开口,就会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之付出。

据媒体曾经报道,一位沂蒙山老区的老板得知李讷的生活并不富裕后,捐给了李讷一笔钱,但李讷很快把这笔钱转捐给了希望小学。李讷说∶"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我更困难、更需要帮助的人。"

毛泽东去世后,李讷没有继承毛泽东一分钱的遗产。她只是本本份份地依靠自己的工资生活着,但她说,对生活很知足,她什么也不缺。

李讷对儿子的要求也很严格,希望儿子能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自己挣饭吃。如果儿子连这个也做不到的话,就不是毛泽东合格的外孙。

对于父亲毛泽东, 李讷觉得给她留下的精神财富才是无价之宝。

她喜欢用罗曼·罗兰的话形容父亲的情感世界:“伟人的心灵就像那高山之巅,那里终年狂风大作,云雾满天,可是呼吸却异常的顺畅。 ”

参考资料:

丁晓平:《毛泽东和李讷》

孟红:《毛泽东的教子之道》

网信购彩平台,网信购彩官网,网信购彩网址,网信购彩下载,网信购彩app,网信购彩开户,网信购彩投注,网信购彩购彩,网信购彩注册,网信购彩登录,网信购彩邀请码,网信购彩技巧,网信购彩手机版,网信购彩靠谱吗,网信购彩走势图,网信购彩开奖结果